拾参_ 正經人

長年冷cp自耕農,不接受逆cp瞎嚷嚷
請相互尊重,謝謝。
Plurk:https://www.plurk.com/kelly18726
Pixiv:id=2900061

 

陌上花未開

靖天 / 台词、歌詞引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开无果,也只是徒然。


── 堂堂的龙太子竟然有阳龙之好! ──

── 北海龙王一世英明都被这孽子害了!──


四周都是嘈杂的低语,或诋毁丶或不屑丶或幸灾乐祸者大有人在。往日那些巴结奉承的嘴脸现如今都化作一张张扭曲丑恶丶令人作呕的面孔。


呵丶一群惺惺作态的墙头草,敖靖忍不住在心里冷笑。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们这些上古神族之後的世家子弟平日总自持身份丶仗着氏族威名没少干过欺男霸女丶凌辱弱小那些混帐事,奢逸娇纵丶自甘堕落者更是比比皆是。


不是没有人尝试反抗,只是那些声音最後都成了无法言语的累累白骨,久而久之便造就了看似风平浪静的假象丶实则早已暗涛汹涌丶怨声载道。


如果说先前这些荒唐事可以当作小打小闹粉饰太平让天界上仙们睁只一眼闭一只眼,那麽如今八百七十二条人命这滔天杀业便成了压垮敖氏的最後一根稻草。

北海敖氏遭此一劫後怕是要,败了。

敖靖看着一旁篝佝偻身形趴伏在殿前御座的老龙王,只能将愁绪化作一声轻叹。

精明一世丶糊涂一时。他早先就劝戒过父王莫要与那位巨门星君走得太近,那人城府太深不是好相与的善类,可奈何当时的老龙王一门心思都扑在如何整垮穷天好更加壮大北海熬氏的威势根本就听不进劝,反倒一意孤行着了他人的道埋下了今日的隐患丶得了这苦果。


── 那个穷天还真倒楣,差点因为这种孽缘惹上杀身之祸。──

是呢,当真是段孽缘,只是这场自始至终由他一人独唱的闹剧也该是到了落幕的时候了。

双膝早以因为长时间的跪姿变得麻木,周遭恼人的窃窃私语仍在继续。而那二字名讳却将他有些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


馀光穿过散落的雪白发幕停留在那人身上,他雪白的囚服不知何因染着点点血迹丶有新有旧。像是开在腊月雪地里的红梅,斑驳鲜艳的颜色刺痛了他的双目。

也不知这人被收押进天牢的时後遭了什麽罪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只怕是从前的仇家寻上门来趁机将他好好整治了一顿。不过经过此次的事後他应该也能多长点心眼吧?况且还有个不顾一切护着他的师尊应该也没有自己担心的份了。

六千年修为呐丶说舍就舍,连眼都不眨一下,当真是令人钦佩的师徒情。

看着廉贞和穷天师徒俩相依相偎的画面敖靖嘴中不住泛起丝丝苦涩,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多麽令人无奈与不甘的味道,可即使到了现在敖靖仍想再好好看看穷天一次,他怕丶

怕过了今日後就再无相见之日,从此陌路凉人。

终归是舍不得。


向上望去,敖靖本以为会看到穷天大仇得报丶畅快舒心的模样,毕竟敖氏不管在他化龙前还是鱼跃龙门化龙後都没少欺压过他与他的水族同胞们,会有今日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怪不得他人。

却不曾想映入眼帘的是那人锋利剑眉紧皱,也许是刚刚哭过,穷天的眼眶泛红颊边还有未乾的水迹,总是明亮的珀金色眸子此刻却茫然的望着自己,眼中尽是怔愣与懵懂的不解。

别哭,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穷天,悲伤不适合出现在你脸上,你就该肆意无忧的活在阳光下丶做你俯仰无愧於天地的北海修罗丶快意恩仇一世。

可为什麽要露出这种表情呢?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往後就不会再有那麽多人欺侮丶瞧不起你了。

敖靖想抬手擦擦他湿漉漉的颊际,却发现他俩之间隔个一小段距离。不长丶却像一道跨不过去重山万水,将之隔成彼此生命中的红尘过客。

从前是丶往後...... 哪还有什麽往後?


"......为什麽?"穷天望着敖靖嘴唇微动丶近乎呢喃的问着,他知道除了最初百灵子被抓去竹林那次外後来的事都不是敖靖所为。虽说那次敖靖在他身上占了不少便宜可他也重创了对方,後来听说敖靖修养了好久才缓过来。

他这人生性直率单纯丶爱憎分明,一码归一码丶事情过了就互不相欠,穷天从未想过要害他落得如此下场。父辈犯下的罪不应由他来担。

敖靖无声地启唇,开开阖阖间似乎有许多话想对穷天说丶但最终只有乾涩喑哑的一句

"对不起"

他说。

人在这世上有许多的身不由己和一辈子也无法割舍的包袱,就好比血浓於水的亲情丶抑或是一段无果徒留遗憾的情感,这些皆是贵为神灵的他们也无法逃脱的桎悎。

所以他选择将这颗苦果尽数吞下,只希望不要再牵连更多的族人踏进这淌浑水中了,从上古至今其实他们这些古神族之後早不若当年的盛景了,日益淡薄的血统与不思进取的放纵玩乐早以麻痹了许多族人的神经让其沦为平庸,气势凌人的架子也不过是徒有其表的假象罢了。

更甚至在外被修行千年而法力高强的大妖当蚂蚱捏死也不是没有的事,否则当初北海精锐尽出却怎麽会连穷天这杀神一人都打不过?


"敖靖企图栽赃嫁祸穷天,害死八百七十二名凡人丶判以斩首之刑,十日後於斩龙台处决,死後需历八百七十二世轮回,每世皆历尽苦难。"

"北海龙王敖白管教不力,罚斩去龙角一根,自此三百年不得离开北海 ─── 汝等可有异议?"

玉帝清朗的声音从王座上传来,忽远忽近的传进敖靖耳内,而他对於判决的内容却并不甚在意,以一人八百七十二世的苦难换一族安好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雪白的华发从清瘦修长的背脊滑下丶蜿蜒了一地凄凉寂寞,而那双鸽虹如残阳般瑰丽的血眸仍旧只是静默的望着穷天丶温柔而哀伤,像是要将那人的模样牢牢刻进眼底丶心底。

"罪臣...遵旨。"敖靖平淡地答道,好似十日後的处决於他而言不过是件无关痛痒的事。


直到那人的身影走出很远敖靖才将视线收回丶缓缓地敛下眼睑,脑中满是那张狂却温暖的眼眸丶溢满了不属於自己的灼热馀温丶将他网入病如膏肓一般的妄念中。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暇 风流不假。


当初,就是这样一双多情的眸子,

一眼误了谁的终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陌上花未開〉

漫画49章後半里敖靖与穷天相望那两格真的是看得...愁绪万千,所以忍不住单独着墨那一幕写了点东西。

作者画笔下的天天那双眸子真的很灵动温暖也难怪敖靖会沦陷,假若有天穷天眼里能有敖靖的身影,我想那些苦难对他而也是甘之如饴吧...虽然不知道後续的剧情走向与他俩的结局,但至少我是这麽认为了。

最後三段歌词出自河图大的〈倾尽天下〉借用感谢,当初看到天天的眼睛的刹那只浮现这三句话。

当真无暇,风流不假。

  8 6
评论(6)
热度(8)

© 拾参_ 正經人 | Powered by LOFTER